Eric North

长弧淡圈。
年更或许。
请诸君尽情取关。

“……你是不是傻?”
“你要这么觉得的话那我就傻呗。”
“你总是表面一副无所谓云淡风清的样子,给多数人留下冷淡的印象,实际呢?你喜怒无常,因一点小事便可狂躁不已。狂躁和坏情绪也就算了,你还因为想要保持别人对你的印象而高挑眉毛继续摆着一张无表情的脸。你该生气的时候却一点也不急不慌,打心底的淡定和无所谓。你的怒点未免太过奇怪,性格也太乖张,你不想尝试着做些改变吗?”
“你今天话这么多还真是少见,上帝创造你就是为了说教我吧?你说的对啊,我是性格奇怪。可你不也一样?”
“你一点也没有生气,这就是你性格中好的地方。但你没必要在自己没生气的情况下用冷言冷语讽刺人。这是习惯吧?我确实是一样啊,但我起码没有向你这样感性,也没有你这么纤弱。”
“我们不是一个人吗?咱们得互相指正。我说你啊,你才是真的冷淡,打心底的。你想的太少,以至于你关心的只有我——换句话就是你自己。你未免太不近人情。”
“那就互相监督吧,幸会,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我自己。”
“幸会。”

日常和自己对话。

评论
热度 ( 3 )

© Eric North | Powered by LOFTER